外約,外約按摩,外約舒壓

查看: 83|回復: 0

穿過台北外約去睡妳

[複製鏈接]

1

主題

1

帖子

9

積分

積分
9
跳轉到指定樓層
楼主
發表於 2015-01-27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南都台北外約:那首《穿過多半個中國去睡妳》,妳覺得這首詩是最佳的嗎?詩中的“妳”有原型嗎?余秀華:我覺得這首詩寫得並欠好,我也不知道它為什麼會火起來。詩裏的“妳”沒有原型,也真的沒有對象。他可所以所有人,也可所以某壹個人。我曾经喜歡在Q Q群裏、論壇裏逛,我们都來自天南海北,有時候開打趣就這麼寫。
“我即是寫壹些亂七八糟的詩” 南都台北外約:妳第壹次發表詩歌是在什麼時候?余秀華:曾经有媒體這麼問過我,我說是1998年寫了《印痕》,那是我臨時編出來的。我也想不起來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寫詩,什麼時候開始發表,別人非要問我,我就說了壹個。南都:妳有喜歡的詩人嗎?有仿照過別人的詩歌嗎?壹次看過壹個他的視頻,視頻裏他在唱“壹寸光陰壹寸金”,我看著看著就笑了。不過,我們沒有見過,只在網上聊過幾句。我也不想跟他見面,見面了就不是偶像了。
我沒有仿照過別人的詩歌外約,能夠仿照的詩不壹定是好詩,好詩是獨壹無二的,不能仿照。不過,我在讀別人的詩時會去考虑,為什麼他能那洋表達,換做我,會怎麼表達?我覺得自个讀書太少了,许多好詩沒讀過。南都:之前妳還寫過小說,以後會繼續寫嗎?余秀華:別人寫小說很勤快,通宵達旦地寫,我很懶,壹天就寫兩三個小時,然後就再也寫不下去了。寫詩歌比較輕松,但打字也很累。我打算在下一年或许後年寫完(之前的小說)。
南都:妳在詩裏,有時會撕裂或许破壞壹些意象和情感外約,這是故意的嗎?余秀華:我有壹種破壞心理,即是想把它搞碎了,然後刪掉,从头開始。南都:壹種詩歌是下半身的烏托邦,壹種詩歌是不受拘谨的往上飛,妳覺得妳的詩屬於哪壹類呢?余秀華:我覺得,我屬於兩者的中間有些。我想寫下半身,可是又寫不出來。我在網上看別人的詩時覺得很過癮,相對於他們的野蠻,我的有點抒发,我想寫,但寫不出來。我即是壹個亂七八糟的人,寫壹些亂七八糟的詩。
“婚姻裏沒有愛情”南都:妳的詩歌裏面出現過“紅嘴唇”、“高跟鞋”這洋的意象台北外約,妳曾期望有這洋的装扮嗎?余秀華:高跟鞋、紅嘴唇會使女性很有範,我喜歡別人化妝,可是我從來不化妝,越是窮人不會去化妝,能吃得飽穿得好就行。隨時能够不见的工作,都是不能盼望的。別人說,妳怎麼老是不修邊幅,我說曾经年輕時候沒想過,現在人老珠黃了更不會想。有壹次,記者要給我摄影,讓我装扮壹下,可是我剛装扮好,他們沒拍就跑了。摄影的時候,我會自然地就緊張起來了。
南都:之前報道稱,妳的婚姻不太順利,妳的婚姻裏有愛情嗎?台北外約余秀華:壹點也沒有。剛結婚的時候還好,有新鮮感。結婚之後,發現還有那麼多工作要幹,還要壹起睡,還要生孩子,那不是我要的生活。我們兩個曾经經常會吵架,現在是冷暴力,見面了誰也不睬誰。南都:妳在博客中說妳是個“好戰分子”,妳也會經常慘與壹些網上罵戰,為何如此呢?余秀華:我性格比較倔,曾经會跟家人吵架,現在好壹些了。有時在網上遇到壹些不公平的事,就會跟別人罵戰。有壹次,論壇上有人罵我,壹個叫“王法”的論壇編輯只允許別人罵我,我壹回應,他就把我給屏蔽了。我就寫了壹首詩叫《狗日的王法》,罵了他。
南都外約:那妳會跟爸爸妈妈或村裏人吵架嗎?余秀華:曾经會跟爸爸妈妈吵架,現在好许多。我不跟村裏人吵架,橫店村的人极好很老實,不鬧事,他們跟我也沒有利益關系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

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,沒有帳號?立即注册

x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本版積分規則

sitemap| 外約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